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济南治白癜风的西医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7 04:44:10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济南治白癜风的西医,洪湖白癜风医院,济宁白癜风好治吗,上栗白癜风医院,新野白癜风医院,凤县白癜风医院,得白癜风后应用哪种药物治疗

原标题:愿天下闺蜜能真情相待

愿天下闺蜜能真情相待 稿件来源:新华每日电讯 草地周刊 关山远

近期网上热点引发大家开始热议“闺蜜”话题,以及女人间的友谊。

“闺蜜”这两字给人感觉很好,是那种隐秘的温热、排他的信任、快乐的亲昵……现在哪个女人,没有一个或几个闺蜜呢?许多人想起这两个字,脑袋里就会浮出一张傻白甜的脸来。但“人设”往往有误差,对己对人,都是如此,往往以为是个傻白甜的闺蜜,殊不知,却是个“狠白甜”,“白”与“甜”都是表象,“狠”,才是实质。

按照时间顺序,讲三个“傻白甜”遇上“狠白甜”的故事:

第一个故事,见《韩非子·内储》:战国时期,魏王给楚王送了一个超级美女,楚王爱妃郑袖,完全是深明大义的表现,对魏美人好得不得了,嘘寒问暖,送这个送那个,还经常讲些秘密讲些掏心窝子的话。魏美人那个感动啊,引为闺蜜。连楚王都被感动了,“她简直比寡人还要更爱魏美人啊!”

成功树立自己大公无私的完美形象后,郑袖开始手把手教魏美人如何把楚王迷得不要不要的:“妹妹你不知道啊,大王有个特殊癖好,喜欢女人在他面前捂着嘴的娇羞模样,以后见大王,你把嘴捂着,大王会爱死你的!”这个魏美人居然信了,以后楚王一靠近,她就捂住自己的嘴巴。楚王很纳闷,不知何故,就问郑袖:她咋啦?郑袖故意为难半天,才告诉楚王:她嫌您身上有臭味……

在《芈月传》中,楚王确实身上有臭味的,是狐臭,电视剧中郑袖初见楚王,闻到狐臭,居然说闻到了“气宇轩昂动人心魄的味道,一种让天下男人黯然失色的味道”。楚王虽然身带狐臭,但毕竟是一个有狐臭的王,即使是臭的,也要说成香的,所以,魏美人的捂嘴举动,把王的玻璃心给敲碎了,史载,“美女前近王甚,数掩口。王悖然怒曰:"劓之。"御因揄刀而劓美人。”“劓”是个很可怕的字,就是割掉鼻子的酷刑。魏美人给割掉鼻子,当然不再是美人了,郑袖就独占楚王了。

第二个故事,见《九州春秋》:东汉末年,天下大乱,群雄并起,有一个绝色美女小冯,避乱到扬州,被大军阀袁术给看中了,纳为小妾,爱得疯狂。袁术有很多女人,小冯把她们统统都给得罪了。但她们不敢公开做掉小冯啊,于是忽悠她:“将军贵人有志节,当时时涕泣忧愁,必长见敬重。”意思是,咱们的袁将军啊,特别喜欢有气节的人,你是逃难过来的,要是常常以泪洗面,大将军会更敬重你,更爱你。又是一个“傻白甜”,误以为闺蜜真的太好啦,照办,“冯氏以为然,后见术辄垂涕”,一副哀怨的文艺范。袁术见这美女哭哭啼啼,倒也愈发怜惜,于是小冯的眼泪更收不住了。

前戏既已做足,“人设”已经完成,于是那伙“狠白甜”动手了:绞死小冯,吊在厕所的梁上,袁术那个伤心啊,一个劲地责怪自己:应该早点给她心理疏导啊,她明明就是因为严重抑郁自尽啊……

第三个故事,记载的书就多了,既有《清稗类钞》《崇陵传信录》等清朝野史,还有最后一个皇帝溥仪的回忆录《我的前半生》:咸丰皇帝知道自己已病入膏肓了,想到继位的儿子年仅6岁,不放心,他爱慈禧,但更信任慈安,临终之前,特别密授朱谕,嘱咐慈安太后:如果慈禧恃子胡作非为,就让慈安拿出密谕,按祖宗之法治罪于她。

慈禧知道此事,大为恐惧,于是百般讨好慈安,言听计从,谨小慎微。慈安慢慢放心了。野史上还说,慈禧为取悦慈安,甚至在她生病的时候割掉自己手臂上一块肉,熬药给慈安喝,而慈安居然很快痊愈了。感动之下,犯了傻白甜的错,当着慈禧的面,把朱谕给烧掉了。没过多久,慈安猝死宫中,年仅45岁。

野史归野史,慈安究竟死于何因,是清朝一大悬案,但她死后,大清朝,落到了慈禧手里。

“傻白甜”遇到“狠白甜”,轻则掉鼻子,重则丢性命。

闺蜜有很多种,有一种是圣女模式,德智体全面发展、脸蛋身材与心灵样样美,愿意牺牲敢于牺牲勇于牺牲(注:是自我牺牲,不是牺牲闺蜜),此处不论,只说寻常:“傻白甜”碰上“傻白甜”,那就是贺岁片一般的喜剧模式;“狠白甜”对上“狠白甜”,那就成了烧脑的悬疑片,充满戏剧性的高智商加无下限的怼与撕;“傻白甜”如果碰上“狠白甜”,那就是不折不扣的悲剧了,让人痛心疾首,捶胸顿足,愤懑难平,怀疑人心。连李白都很为被割掉鼻子的魏美人叫屈,为她写了一首诗《惧谗》:“魏姝信郑袖,掩袂对怀王。一惑巧言子,朱颜成死伤。”

有句话是真理:关键时刻见人心,“白”与“甜”,往往是两个人成为闺蜜的前提条件,而“傻”与“狠”,则往往又是保持闺蜜稳定关系的稳定剂,因为一个傻,而另一个会精耕细作这份傻。如果没有一个关键时刻的出现,“傻”不会认为自己傻,而“狠”也会很好地隐藏自己的狠。但关键时刻总会出现,于是,悲剧发生,“狠”对“傻”进行的是降维打击,一个预谋已久,一个猝不及防。

“关键时刻”,往往跟对男人的争夺相关,上述的魏美人与郑袖、小冯与妒妇们、慈安与慈禧,无一例外,区别的只是,慈禧怼慈安,是对一个死去的男人的争夺。这种争夺一旦出现,“傻白甜”的悲剧,立即显现:就像那个被设计装进套子的小冯,真以为自己比“闺蜜”更白更甜,真以为自己是男人爱女人宠的小公主,殊不知对方只是以时间换男人。小冯傻就傻在不明白这个道理:女人间只要有竞争关系,就没法做朋友。

虽然女人从来都感觉衣柜里少一件衣服,但她们从来不会说:“姐妹如手足,男人如衣服”。

所以,《新龙门客栈》中的金镶玉与邱莫言,就没法做闺蜜,因为她俩中间有一个男人周淮安;《射雕英雄传》中,黄蓉与华筝也没法做闺蜜,因为她俩中间有一个男人郭靖;《红楼梦》中,林黛玉与薛宝钗同样没法成为闺蜜,因为她俩中间有一个男人贾宝玉。

有人说,钟子期和俞伯牙,管仲和鲍叔牙,马克思和恩格斯,刘备、关羽和张飞……有那么多伟大的友谊,但基本上都是男人之间的,为什么罕见女人之间的伟大友谊呢?

这就是女性的莫大悲哀:在一个历史悠久、根深蒂固的男权社会中,女人只能以男人为中心。且不说古代妇女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,没有自己的社交圈子,就说今天已有足够话语权的现代女性,还仍然会把闺蜜当作潜在的男友争夺者,一旦有了男朋友,立刻与闺蜜拉开距离。有一个段子:傻姑娘带男友去闺蜜家玩,自己正在使劲输wifi密码呢,却发现男友的手机早就自动连上了,不由惊叹:你的手机真智能啊!

还是有些好闺蜜的。这里讲四种:

第一种,是《西厢记》的红娘与崔莺莺、《红楼梦》的紫娟与林黛玉、《白蛇传》的小青与白素贞。当然,她们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闺蜜,她们的关系,介于闺蜜与主仆之间,并不对等,红娘、紫娟、小青等必须顺从后者,而且维持这种关系很关键的是:红娘、紫娟、小青被绝对禁止对张君瑞、贾宝玉、许仙感兴趣。在李碧华编剧、徐克导演的《青蛇》中,张曼玉饰演的小青,倒是主动追求许仙,但并非是爱,只是见白蛇与许仙缠绵,心生妒意,暗下决心要跟姐姐斗法相拼,姐妹差点反目。这部电影的另一突破,是法海和尚以定力不足的精壮男子形象出现,小青对他进行了色诱。电影结尾,白蛇被镇住,许仙被废掉,小青顿悟感情毫无意义,而许仙背叛了她俩,于是杀了许仙,独自离去。

《青蛇》中有个镜头:青蛇看着白蛇,凄然问道:都说人间有情,可情为何物?还不如重返那炼法的荒山野岭,听风听雨看云看天,管什么滚滚红尘,怕什么佛法无边,且自逍遥没人管,姐妹相伴,相互温暖,快乐无边。意思是:咱们闺蜜为了这个男人搞成这样,真不值!换句话说:男人是闺蜜关系的终结者。

第二种,是《儿女英雄传》中的何玉凤与张金凤。何玉凤是官宦出身,因父亲被陷害致死,她改名“十三妹”,学得一身武功,为父报仇。她在途中救了官家公子安骥和民女张金凤,然后做媒,将张金凤许配给安骥,并解囊赠金、借弓退寇,使安骥一行人平安到达。接下来她的杀父仇人被朝廷诛杀,大仇既报,怎么办?经人劝说,她也嫁给了安骥,金凤、玉凤相处亲如姊妹,这部小说,又叫《金玉缘》。

令人诧异的是,十三妹侠肝义胆,而安骥手无缚鸡之力,在十三妹与歹徒激战之刻,安公子居然还吓得尿了裤子。纵横江湖的侠女,为什么会嫁给这么一个男人?仅仅因为,再无能,他也是一个男人,而再强悍的女人,像十三妹这样,毕竟还是女人,总得要符合传统,要回归家庭,所以她在上半场打打杀杀,下半场就性情大变,与一个平凡女子,心甘情愿地共侍一夫了。鲁迅在《中国小说史略》中进行了很不客气的批评:“缘欲使英雄儿女之概,备于一身,遂致性格失常,言动绝异,矫揉之态,触目皆是矣。”

第三种,是《救风尘》中的赵盼儿与宋引章。这是比较难得的尊重女性、歌颂女性的闺蜜关系了。风尘女子宋引章是“傻白甜”一类人物,本与安秀才有约,后被恶少周舍花言巧语所惑,不听闺蜜赵盼儿相劝,嫁给周舍。婚后宋引章饱受家暴,不堪虐待,写信向赵盼儿求救。赵盼儿是“狠白甜”一类人物,但是,她的狠,只针对臭男人。

赵盼儿设计营救闺蜜:她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还带着一份丰富的嫁妆,主动上门要嫁给周舍,但条件是:你休掉宋引章后方能娶我。周舍一看,太赚了,正好宋引章又来吵闹,于是周舍一怒之下写了休书。但他马上发现:赵盼儿和宋引章都跑掉了。发觉上当,赶紧追,一追到,就抢过宋引章手里的休书撕掉,并到官府控告赵盼儿拐卖妇女。赵盼儿毫不示弱,并亮出休书来(她早料到周舍会追上来撕掉休书,早就偷梁换柱把真的给藏好了)。结果坏人受到惩罚,周舍被打了屁股,好人得到幸福:赵盼儿安排宋引章与安秀才结为夫妻。

第四种,是唐朝的上官婉儿与太平公主。她俩的闺蜜情谊长达30年。这是中国古代女性地位最高的一段时期,上官婉儿与太平公主分别作为武则天最信任的秘书与最宠爱的女儿,闺蜜事实上也是牢固的同盟。她俩有地位有才情有美貌又有共同的追求,而且重要的一点是:不必因为男人而反目。

上官婉儿和太平公主最后都死于唐玄宗李隆基之手,上官婉儿先被杀,还被李隆基平毁坟墓,以打击她的闺蜜太平公主。闺蜜死了,太平公主很伤心,2013年陕西发掘的上官婉儿墓志铭,记载了太平公平对上官婉儿的追思。太平公主后来也被赐死。

《三国演义》刘关张桃园结义,是男人友谊的代表。其实女人之间,也有类似结盟仪式。

明、清时期,珠三角一带有许多蚕女盛行不嫁,愿终生为处女的风俗。她们年纪大了就被称为“老姑婆”,她们结盟的仪式称为“梳起”,自愿梳起发髻,发誓永不嫁人,她们也叫“自梳女”。同住一起,居住的地方叫“姑婆屋”。古代养蚕之地被视为圣洁之所,男子是不可进入的,因而“姑婆屋”也不准男子进入。这些蚕女互相结盟,滴血为约,永不外嫁;她们结拜为姐妹,亲如夫妇,祸福与共,终生不渝。

男人之间的牢固友谊,在于共同奋斗,挑战世界,打下自己的一方天地。而像“自梳”这样的女人之间的结盟,却是为了摆脱男权的束缚。一旦真正放弃了男人,还有什么能影响闺蜜之情?但事实上:这种女性组织,也并非快乐幸福的女儿国。她们自律甚严:一经梳起,终生不得反悔,如有不轨,就会被乡党不容,遭受酷刑、浸猪笼,死后不准收尸葬殓。有部电影叫《自梳》,说的就是一个自梳女遇上了真爱的男人,却难成眷属的悲剧。

古希腊伟大的历史学家希罗多德《历史》一书中,记载了一个女儿国:“阿玛戎人是一个纯女性部落,她们以在战斗中杀死男人为荣。为了不妨碍拉弓,她们甚至将自己的左乳割去……”古希腊一个神话故事说:雅典国王忒修斯早年冒险时,到过阿玛戎的领地,看上了一位美丽的阿玛戎女子希波吕忒。忒修斯是个爱情骗子,邀请美女上船参观,但等她一上船,马上解缆开船跑了,就这样把美女拐骗到了雅典,两人结婚了。阿玛戎人为自己的人被拐跑而特别愤怒,组织了一支舰队杀将过来,这群骁勇的海军陆战女队员攻占了雅典城,双方杀得血流成河。

有意思的是:被拐跑的美女希波吕忒嫁狗随狗了,与丈夫忒修斯并肩作战,对抗昔日的闺蜜们。不料一根标枪飞过来,刺死了她——再剽悍的女人,也是需要爱情的。

阿玛戎女儿国的传说,应该是人类对母系社会的某种追忆。父系社会确定后,女儿国只能是传说了,像珠三角一带闺蜜自治组织“姑婆屋”之出现,并不容易,其背景是明清时期沿海缫丝业的发展,让从农村来的年轻女性得以在经济上自立,她们在感情上对男人失望,经济上又不需要男人,为何还要委屈自己?

据说,“单身时代”正在来临,不少主动单着的女性表示,自己赚钱自己花,干吗还要结婚受气,养个像弟弟或者儿子一样的丈夫?有闺蜜,万事足。不过,在历史上大部分时间,女性没有经济地位,因此也没有社会地位,她们只能依靠男人而生存,她们被限定只能围着父母、公婆、丈夫和儿女转,很难拥有家族之外的闺蜜。但哪里有压迫,哪里就有反抗,同样在明清时代(正是中国女性被压迫被束缚得最严重的两个朝代),湖南南部,就出现了一种只有女性才能看得懂的文字,被称为“女书”,研究者称:女书中,颇多诉说女性苦难、渴望妇女解放的内容,还有歌颂武则天、花木兰等女英雄的,也有一些老年妇女,会请人把自己一生的故事写在布帕上,随身携带,遇到忧愁孤独,或者几个人聚在一起的时候,她们就拿出来朗读。这确实是挺好的闺蜜聚会,超脱了吃吃喝喝与买买买。

研究者破解,女书的内容,更多是诉说闺蜜之情,女书有很多女性结拜姊妹之间的通信,书写者写好一封女书信之后,会请人送给她最要好的姐妹。对方收到之后也会回信。有的作品会这样描绘女性之间相互想念的情感:“我在梦中飞到了你的阁楼,我们一起做针线,一起绣女书,我们像凤凰一样遨游在天空中。”

可以预见的是,随着经济发达、社会进步、女性解放、科技加速发展,对女人而言:男人仍然很重要,闺蜜同样也很重要。

愿天下闺蜜,真情相待,多些傻少些狠,更愿天下闺蜜,平平安安,不遇渣男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潍坊怎么治疗白癜风